笔趣阁 > 阴暗星河 > 第十二章:王子复仇记 二
在女王骑士团目前的驻地往东不到20公里的地方,就有一个小的城镇,叫做雪羊镇,本来是做雪羊皮毛生意的一个据点。在这附近也算是唯一的一个大城镇了。

    格里高利原本只是邦加王子的小叔叔,目前的邦加亲王的一个近卫,在亲王政变上台后,那些跟着亲王一起政变的近卫都得到了不少的封赏。

    而格里高利因为和近卫统领的关系不太好,所以虽然明面上给了个镇守的官,却被派到这么一个满是羊骚味的雪山脚下的小镇子里管那帮抓雪羊的。

    这邦加领本身就是民风淳朴,说难听了就是文化水平比较低。所以对雪羊皮毛的欣赏能力实在有限。因此这个格里高利实在没能喜欢起自己所管辖的这个小镇。

    不但不喜欢,他还很烦这个小镇镇守的职务。因为军费紧张,上头要求格里高利的收入全部得自己想办法挣出来,还每个月得上缴例钱,当然只要交羊皮就好了,当然其他的东西也收,只是交割是要到邦加城去交割的,所以那些难运的东西就只能自产自销了。

    上头要求是一个月交200金,或者1000张羊皮上去。但是他上任的第一个月就没有完成指标,镇里的猎人成天在说什么冬天猎羊太危险,而且一个月1000头羊,也猎杀的太多了。所以最后只给他弄来了200张羊皮。没有完成生产指标,格里高利当然被邦加城里管税赋的财政官痛骂了一顿,并要求他少的数量,第二个月必须补足。

    揣着一肚子火的格里高利回到镇里以后,立刻让自己的手下,端着枪去山里猎羊。这用枪打羊,的确是效率高了很多。那帮拿着枪的兵痞子对着雪羊群一顿扫射,一下就干掉了几百头羊,当他们兴致勃勃,意气风发的拖着羊尸体回城后。发现这些羊的皮几乎全被打烂了,除了吃肉,这皮是完全卖不出价钱的。

    “你们这帮蠢货,饭桶,连几头羊都打不好,怎么指望着你们去打仗!!”格里高利看着一地的羊尸体,和满院子的羊骚味,几乎要崩溃了。他焦躁的在房子里兜了几个圈子,然后指着下面这帮看起来就很不专业的兵痞子说道,“你们现在带着枪,每天逼着那帮会抓羊的刁民,每天每人十头羊,要完好的羊,如果完不成,就枪毙。明白吗??”

    那帮兵痞唯唯诺诺的退了出去。格里高利看着退出去的这帮孬种,心里依然烦躁,突然一股子异常浓郁的混合着血腥味的羊骚气一下涌进了他的鼻腔。格里高利一恶心差点把午饭都吐了出来:“来人啊,帮老子把这院子打扫干净!!”

    显然与其让一帮不专业的兵痞子去猎羊,还不如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比如让这帮兵痞去威胁那些猎羊人,然后那些猎羊人进山猎羊。这生产关系一理顺了,这生产效率立刻就上去了。

    第二天就有两百张完完整整的羊皮摆在了格里高利的面前。格里高利心情大悦,这一天两百张,一个月就得有六千张羊皮啊,去掉一千张交月供,剩下的五千张,那可是能值一千帝国金币啊。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的格里高利整个人都飘了起来。这可是一千个帝国金币啊,外面那些水灵灵的大姑娘也才一两个金币一个啊。就算是来自帝国本土的那些漂亮妞也不过十来个金币。这放在以前可是只有那些有爵位的贵族老爷才能买的起的奢侈品。

    这格里高利越想越是兴奋,这人一兴奋就需要发泄一下。于是他就打算回里屋去看看今天早上送来的那个小女孩。这雪羊镇地处蛮荒,附近的女人基本也都是干粗活重活的,保养什么的就更谈不上了。所以一旦过了十六七岁,就老的很快。所以格里高利只能让人去找一些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刚开始也是弄的民怨四起,不过自己的卫队杀了几个人后,这些山民们终于老实下来了。

    这格里高利美好的日子才没过多久,这一千个金币依然还都是那些硝制了一半的臭羊皮呢,一天傍晚,他刚喝完了酒,他的护卫队头领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老爷,貌似出问题了?”

    格里高利这时正急着进屋去,打算给前段时间送过来的那个小姑娘温习温习功课,不耐烦的说道:“今天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明天说。”

    那个护卫头领却好像完全没有明白他的暗示,依然不依不饶的继续说道:“老爷,从昨天起,我们有四组去山里打雪羊的队伍没有回来。”

    “这进雪山猎羊,死几个人很正常,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可是两天就失踪了四组,前面这么多天了,都没有出过一次问题。”看着这个到现在还完全没明白事情紧急性的镇守,这护卫统领也是各种焦急。

    “可能是这两天雪山上气候不好吧,行了,行了,这事儿明天说。”格里高利烦躁的挥了挥手,这个护卫统领太不会看眼色了,明天老子找个人把他换了,格里高利暗暗的思忖着,边走进屋去。

    护卫统领眼巴巴的看着这个镇守大人走进屋,只能最后喊了一嗓子:“老爷,据说女王骑士团的一队人马正越过大雪山过来了呢。”

    “什么,女王骑士团?”格里高利老爷可是知道女王骑士团的,当时他还在邦加城呢,见过这一伙像要饭的一样的女王骑士团。这帮人虽然据说打起来挺猛的,不过手头上就没几杆枪。这格里高利可是见过世面的,知道现在打仗都得用异星人的枪。这没枪的军队,就算再能打,能打的过他的连射枪?所以他依然非常淡定的说道,“女王骑士团慌个毛,我们这里一百多人枪,还会怕了那些刷大刀的?”

    那护卫统领连连摇手道:“不一样的,据说这次是从莱塔帝国来的另一支骑士团,可是全套异星人装备的。”

    这全套异星人装备的军队可就完全不一样了,格里高利这下总算觉得事情有些问题了:“你这消息哪里来的?”

    “刚刚从邦加城传来的,我们这里没有电话,所以消息先是到了南丫城,然后晚了几天才传到我们这里。而且具那些回来的山民说,他们在附近也听到过枪声。所以小人怀疑,这失踪的人是不是就是被女王骑士团给干掉了。”

    “什么?这么重要的消息,怎么不早说?”格里高利一惊之下,酒也醒了,也没有继续打算去给小姑娘补习功课,而是转身拖着这个护卫统领往外走:“这个女王骑士团大概有多少人?什么时候进的雪山?”

    “据说是千把人吧,具体的时间不清楚,这兜兜转转过来,总得大半个月吧,据说是在雪SX面被皇帝的皇军逼进雪山的。算算时间,如果没在死在雪山里的话,差不多也该能出雪山了。”

    格里高利听到这里,内心也是一团乱麻,一千多全副武装的女王骑士团,他这里才一百来人,绝对不是这些人的对手。既然硬拼是拼不过的,那要么就是逃,要么就是投降。

    但是投降的话,这女王骑士团一旦在这里又败了,自己这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所以还是逃吧。

    只是这不战而逃,回头这日子也不会好过。难道只能打?

    这当时前邦加亲王,派了一万多的山地武士前往奥达曼山口,就是邦加人称为北部峡口的地方,两天就被吃了个干净,那可是整整一万多精锐的山地武士啊。

    然后皇军攻城的那场仗,他当时可是在现场的,不过好在那个时候,自己跟的那个小王叔脑子清楚,这北部峡口一破,立刻带了心腹投奔皇帝去了。结果攻城的时候,自己很是幸运的站在了城外面,而没在城里。

    这异星人给的那种叫炮的玩意儿可真是厉害,只听这天摇地动的一声响,这邦加城像山峦一样坚固的城墙就被炸塌了。至今他对这炮声还肝颤呢。也不知道这个爬过雪山而来的女王骑士团有没有炮,要是有炮的话。想到这里这格里高利的腿就有些软。

    这打也不是,跑也不是,降也不是。哦哟这可是真正要了格里高利的亲命了。

    他跟着护卫统领来到护卫营里。这护卫营此刻正闹的欢呢,有喝酒吃肉的,有赌钱的,还有在干表子的,也不知道是真的表子还是从镇上抢来的良家妇女。反正就是没有在值班,巡逻的。

    看着这帮完全不成器的手下,这格里高利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这女王骑士团都快打到眼前了,这帮烂人还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只有自己这个做老爷的在发愁,愁的头发都快白了。

    正烦躁间,他突然灵光一闪,招来那个护卫统领,在他耳边轻轻的问道:“那个过来送信的呢?”

    “正安排他在吃饭呢。”

    “就一个人?”

    “就一个人。”

    格里高利眼珠子骨碌碌的一转:“这南丫城到我们这里,山高路远的,出个意外很正常吧。”

    “呃,大人的意思是??”这个统领有些不明白。

    “我问你,我们能打的过女王骑士团?”

    “打不过。”

    “那能投降吗?”

    “投降?那自然不能。”这护卫统领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这女王骑士团对他们来说是庞然大物,但是对整个邦加领来说可能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才千把来人,不说别的,这南丫城就有一千多装备了异星人武器的部队。这女王骑士团也最多就是路过这里,这雪羊镇算是倒霉正在他们路过的路线上。

    “那我们逃跑吗?”

    “这还一枪没放呢,就逃跑的话,今后可怎么给上面交代啊。”

    “所以,如果我们不知道这女王骑士团来呢?”

    “大人,您的意思是?”这护卫统领多少有些悟了。

    “我们今晚立刻收拾行装,往东面去巡逻。那里还有几个小村镇,能缓一段时间。如果这女王骑士团真的来了,我们就刚好躲开,如果他们没来,我们出去巡一圈山再回来。继续过我们的日子。不过这个送信的么...”格里高利拿手在自己的脖子下轻轻的虚划了一下。

    “大人,高,您可真是高啊。”护卫统领衷心的称赞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