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英鸾 > 第二百七十六章 他们
    但那到底是什么一件事,朱鸾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

    纵然那些回到她的身体里的记忆碎片让她察觉到了什么。

    但这一切还不够。

    如同墙壁上斑驳的日光,在那之中还缺少了关键的一些信息。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朱鸾心底有着非常不好的感觉。

    “殿下?”看向许凤娘关切的眼神,朱鸾克制住向她打听的急切,摇了摇头。

    她有预感,她应该过不了多久,就能接触到和这件事相关的……一切。

    纵然她到现在才想起一些蛛丝马迹,她总觉得那件事,一直没有离开她。

    但无论那件事的影响有多可怕,此时此刻她要做的事就只有一件。

    就是渡过明天的最后一关。

    其他的事情,她此时都不该想,也不能想。

    “我们进去吧。”站在汲泉阁的门前,朱鸾注视着这个有些久违的房间,深吸了一口气。

    “真的不用……”许凤娘抿紧嘴唇,眼角余光瞥向另一个方向竹窗阁紧闭的房门。

    许凤娘知道她的想法很离谱,毕竟这世上,谁会帮自己的对手破境?

    但许凤娘在红袖招了待了很多年,她本能地觉得那个戴面具的男子和自己的殿下之间的关系,应该没有那么的简单,哪怕是仅存的那一点可能性他……

    “他的话不用担心,”朱鸾看着许凤娘笑了笑,“他应该不会出……”

    应该不会出来……

    在寂静的夜色里,响起一声轻轻的吱呀声。

    朱鸾背对着竹窗阁本紧闭着的房门,怔了怔,下一刻眨了眨眼睛。

    这就有点不按套路出牌了。

    她以为他知道他在想什么。

    也以为他知道她的原则。

    上一次,她知道他在,他也知道她在,但他们没有选择相见。

    他有他的目的,她有她的目标。

    朱鸾身侧手指微动,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

    许凤娘也没想到,那个男人真的会打开门。

    十年都没有打开过门的那个男人,雪斋和尚凝视着宋怀竹的背影,浩瀚如星海的眸子里,映照着十年如一日他坐在窗边的身影。

    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时候破例呢?

    朱鸾闭上了双眼在,在心里叹了口气。

    随后,没有转身。

    她推开了汲泉阁的大门。

    十年没有在他面前打开的门,就这样打开了。

    宋怀竹雾霭迷深的眸子有些怔然。

    “凤娘,我们进去吧。”朱鸾没有转头地对许凤娘说道。

    “殿……好,九小姐。”许凤娘看着对面站在门框里的男人,心里五味杂陈,转身回到朱鸾身边。

    就在朱鸾跨过门槛的那一瞬间,那个冰凉无暇,比平常温度更低的声音传来。

    “风险太大了。”

    这句话没头没尾,但宋怀竹在说什么,在场的四人都心知肚明。

    许凤娘看向身边少女。

    “这是我的选择。”朱鸾如此轻声答道。

    “你知道,我不会让你死的。”宋怀竹还是用那冷硬的声线说道,“所以无关对战,我可以……”

    “宋怀竹。”

    宋怀竹的话没有说完。

    许凤娘一怔。

    再一次的,这个语气。

    而下一刻,那个话语再一次从那个背对着的少女的口中流淌而出。

    “宋怀竹。”

    她认真叫着他的名字,从未有过的郑重。

   &nbs p;“只有今晚,不要来。”

    年轻的宗师沉默地站在门框处。

    就在朱鸾以为他会回去的时候,宋怀竹第一次开口,问出了那个问题。

    “为什么。”

    他的声音平铺直叙,似乎不含有任何感情,但站在他身后的雪斋和尚看着心头都无端抽痛起来。

    下一刻。

    朱鸾背对着他笑了。

    “宋怀竹,”朱鸾再次开口,“我们都是专业的吧?”

    宋怀竹身侧手指微动,他听不懂她用的这个词,但他懂他的意思。

    “我们都是修行者不是吗?”感受着身后男人细微的气息变化,朱鸾笑了笑,“我们是明天要对战的修行者不是吗?”

    宋怀竹没有说话,但他身后雪斋和尚一怔。

    明明是个纤细的少女,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她的背影和气势,却让他觉得像是一位开山立派风骨自傲的宗师。

    而下一刻,那名少女终于转过了身。

    朱鸾仔仔细细地端详着宋怀竹脸上面具的轮廓,视线宁静。

    “让我们互相尊重好吗?”

    她永远宁静。

    宁静,但骄傲。

    她是真正的修行者,所以她不能在对战前夜接受对手的帮助。

    这就是她。

    “不然在明日,如果我们在那个高台上遇到,我该如何面对你呢?”

    而他,又能说些什么呢?

    “好。”宋怀竹点头,但他依旧凝视着月光下的少女。

    “但如果……”他的声音愈发冷硬。

    朱鸾怔了怔,下一刻她轻声笑起来。

    “我和你约定。”朱鸾收起笑容认真道。

    “不会死。”

    ……

    ……

    “这位公子到底是……”

    走入汲泉阁内,许凤娘一边点燃烛台,一边回望着对面已经合上的竹窗阁的大门

    没过多久,走廊内的阵法发生了变化,竹窗阁的门也快要消失不见。

    许凤娘呼出一口气,“他到底要你的性命做什么?”

    朱鸾倚在汲泉阁的门框笑了笑,“应该过不了多久就知道了吧。”

    宋怀竹在追逐这什么,这一点毋庸置疑。

    同时从他的路线,朱鸾能感觉到他在一点点搜集着什么,以达到最终的目的。

    明日的最终战,也是他所要搜集的一环。

    而宋怀竹为了他的目的,是可以牺牲一切的。

    毕竟宗师隐藏身份参加会试,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对他本人的道心和修炼也会有不良的影响。

    做到如此也要参加,那么他也已经无法回头。

    他今日想要相助,也许就是为了明日的愧疚。

    朱鸾可以想象,明日如果遇上他,将面对多么强大无懈可击的对手。

    她看向她掌心的纹路,所以她必须突破登极。

    否则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开始吧。”朱鸾走入汲泉说道,而许凤娘闻声手一颤抖,险些打翻烛台。

    “殿下,可是……”许凤娘握紧了双拳,然而没等她说完,她愕然发现对面的少女瞳孔一缩。

    怎么……

    “好久不见,我的至爱。”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风袭来,屋内的蜡烛突然灭了。

    朱鸾静静站在原地,闭了闭眼睛。

    下一刻她转过身,看着那个倚在门框的俊美青年。

    “你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