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英鸾 > 第四百七十四章 黑啸
    “真是固执啊。”黑衣男子盯着桌子上的钢剑,摇晃着酒杯里的酒。

    “都被逼到这个份上都还不使用本门剑法。”男子笑起来。

    树上的少年默默看着坐在桌边的男子,心中闪过一丝不安。

    黑衣男子笑够了,站起身来,手指在桌子上莫名缺了一块的钢剑冰冷的剑刃上游走着。

    钢剑的剑刃发出沙沙声,仿佛毒蛇在游走。

    “到了这个地步,连我都要佩服那女人的毅力了,”黑衣男子道。

    “不过这未免太无趣了,”他轻哼了一声,“我可不是要看这些,我的耐性可是有限的。”

    “主公是要……”

    倒挂在树上的少年藏在身后的左手难以发现地颤抖了一下。

    “不做什么,”黑衣男子站起身,式样独特的短剑在他的身中发出一声剑鸣。

    男子轻笑一声。

    “就让我来添一把火吧。”

    ……

    ……

    段立峥从未感到如此焦躁。

    看着背靠防御大阵艰难喘息的少女,他很清楚她现在一定非常痛苦。

    他不明白她到底在坚持什么。

    他陪着她一路走过来,知道她克服了多少困难,知道她为了获胜付出了什么,知道她做到了多少不可能的事。

    她想成为解元的心应该并不虚假。

    那么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不愿意使出全部的本门剑法?

    明明境界差距摆在那里,如果有什么奇策,有什么剑法就使出来啊!

    有本事的话就凭实力打败他啊!

    明明只是一招就能有那般力量,如果真正使出,哪怕不能扭转战局,也会比她现在的要轻松许多。

    明明身体已千疮百孔,却不愿使用本门剑法。

    她到底在隐藏什么?在坚持什么?

    ……

    ……

    这是只有很少的人才知道的事情。

    晋阳公主看着高台上勉力支撑却始终不愿意再往下施展本门剑法的少女。

    恐怕,她是在场的人中唯一知道那个人在坚持什么的人。

    那是哪怕是知道她真实身份的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英鸾公主真正的师承,是被天后娘娘明令封锁的皇室密辛。

    而晋阳公主也是在这位皇姐死后才知道真相。

    当她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也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母亲要封锁这个事实。

    在明面上,天策书院是英鸾公主的师承,包括古石在内,很多大周的高阶修行者都教过她。

    但她真正行过拜师礼的师父,只有一位。

    而那一位的身份实在是太过特殊,特殊到晋阳公主第一次听到觉得自己的母亲对待自己那位无法无天的皇姐简直宽容到可怕。

    明明这种事揭露出来就会被老臣戳断脊梁骨。

    而不知是不是自知理亏,英鸾公主从不在大庭广众下使用本门剑法。

    反正她其他会的剑法多了去了。以她前世的境界也不差这一种。

    真的到了要用这套剑法时也只会在隐秘的场所。

    可以隐秘地杀人的地方。

    迄今为止有幸见到英鸾公主本门的剑法的人都死了。

    这个秘密就一直保存了下去。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这个人对自己的师承还是如此的珍惜啊……

    看着靠着防御大阵少女,晋阳公主有些不忍。

    她真的是不要命地在努力了。

    等等……命?

    晋阳公主突然 睁大了眼睛。

    之前朱鸾和她说过自己丧命时的情景突然浮现在了晋阳公主的脑海里。

    虽然只有很少人知道,但不代表没有人知道。

    皇室并不是铁板一块。

    那么那些人,母后和皇姐的仇人知不知道呢?

    七月天里,晋阳公主突然打了个寒颤。

    她突然环视四周,心底浮现出一丝凉意。

    漫山遍野都是人。

    到底有多少双眼睛在注视着这场对战?

    到了这个时候晋阳公主才意识到,使用本门剑法对皇姐的而言意味着要付出多少代价。

    一招,的确是极限了。

    还是赶紧结束这一切吧。

    晋阳公主的手指紧紧扣住椅子的把手,咬紧了嘴唇。

    ……

    ……

    的确是极限了。

    看着站在对面,身上的真元不断提升的段立峥,朱鸾抹了一把脸上的黑灰,看了看手上熟悉又陌生的剑。

    虽然只有很短的时间,她当年第一次跟着那个人学剑的时候也是用的这把剑。

    “老子的剑法才是天下第一!比那劳什子天策书院的剑法不知要强到哪里去!”

    那人的醉话仿佛还响在她的耳边。

    只可惜现在还不能用。

    朱鸾眸光沉沉。

    没什么比命还要重要。

    这不怪师父的剑法,还是因为她的实力不足。

    她已经用尽了保命范围内的所有法子。

    但段立峥实在是比她想象的要强大太多。

    朱鸾默默地想着。

    无论如何,她要拼尽最后一丝力量,不管这条路的尽头是什么在等着她。

    朱鸾抬起头来,举剑指向段立峥。

    她知道,如果没有意外,这会是这场对战的最后一剑了。

    确实如此。

    段立峥身上的真元提升到最高的层次,剑尖上凝结出前所未有的耀眼白光。

    他剑尖点地,寒月割裂空气,朝朱鸾刺去。

    恐怖的真元冲撞让整个大阵嗡嗡作响,最后终结一切的最强一剑袭来。

    朱鸾横剑在胸,手势没有改变。

    她很平静,神情无比坚定。

    不到最后一刻她不会放弃。

    然而就在这一刻。

    周围的蝉声突然一下子停歇。

    异变没有任何的征兆。

    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所有人都无法察觉,因为这一切的本身超过了所有人能感知到的层级。

    第一个感知到是朱鸾。

    但第一个做出反应的是段立峥。

    他的速度比较快。

    那是一道黑色的剑光,比黑夜更黑,让人猝不及防。

    比蝉的声音粉碎的更快的是防御大阵。

    被十几名阵师维护的防御大阵应声而碎,仿佛纸糊的一般。

    太快,太强大的剑光。

    朱鸾瞳孔一缩。

    段立峥用登极境才有的速度抢到了她的身前。

    然后被黑色的闪电击中。

    空气中弥漫起刺鼻的味道,大片的焦痕顿时出现在少年的背上。

    寂灭的气息笼罩在演武台上空。

    嘎巴一声,栏杆被杜昊乾掰断,他目眦尽裂。

    “宗师?”他完全顾不得一切惊叫出声。

    居然是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