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英鸾 > 第三百五十二章 猜测
    黑衣人头脸全部裹住,甚至在头上也戴了斗笠。

    难道斗笠是最近黑衣人的标配吗?

    虽然朱鸾在心底开玩笑一般想着。

    但这个黑衣少年的斗笠和上次雪山遇到那个登极中期不同,笠檐较短,将将遮住眼睛,像是为了适应少年激烈的动作一般,用绳子牢牢固定在下巴上。

    在这样的遮掩下,黑衣少年完成了近乎完美的的伪装。

    连眼睛都看不到了。

    眼睛?

    此时朱鸾已经和段立峥一起逃出了那片树林,刚刚在两位武官发现两人的千钧一发之际,躺在血泊的卫统领颤巍巍的手指指向了树上的黑衣人,这才吸引了最先赶到的两位武官的注意力。

    而发现被指着的黑衣人再次攻向了地上的银甲卫统领,被武官的剑气阻挡,整个树林中爆发了强烈的气流震动。

    在这样的混乱里,朱鸾和段立峥趁机逃离了树林。

    但不知道是不是在逃命前看的那一眼,黑衣少年的身影牢牢地刻在了朱鸾的脑海里。

    为什么都戴着斗笠呢?

    为了遮住眼睛?

    为什么要遮住眼睛?

    在高速移动中,呼呼的风声从耳边灌过,但各种各样的想法在朱鸾心中挥之不去。

    黑衣人的从骨相来看应该没有超过二十岁。

    那就不太可能是她在上上辈子交过手的人。

    但朱鸾自认在做公主的时候除了敌人,她也不认识有这样能力的杀手。

    那为什么她会觉得那个人的身影如此熟悉?

    黑衣人全身上下都被遮住了,但单看身形却有了这样的感觉。

    那种感觉如此微妙而清晰,不像是隔着两辈子,反倒是前不久曾经见过的人一般。

    前不久?!

    朱鸾被心中突然冒出的想法吓到,停下了脚步。

    而在她侧前方的段立峥没有料到她会突然停下,掠出十步开外才停了下来,回头看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女子。

    她脸上的神情古怪,像是发现了什么惊人的事实一般。

    “怎么了?”段立峥问道,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在多次的打交道下,他已经认定了这女子的警觉性非同寻常,虽然他们两人已经离开了那片树林,但四面八方依旧有不少强大的气息在往那个方向而去,途中有人发现他们也未曾可知。

    “段公子,”眼前的女子一直平静的脸上少见的出现了一抹犹豫的神情,“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你。”

    “你说。”段立峥道。

    “什么情况下,一个杀手连自己的眼睛都不敢示人呢?”朱鸾问道。

    这又是哪一出?

    是在说之前的那个黑衣人吗?

    的确是戴了斗笠,但也许不是为了遮住眼睛呢?不过如果照这女子的思路来,的确是有够奇怪。

    毕竟就伪装来说,只露出眼睛就足够了。

    即便是日夜相对的人,谁能只凭一双眼睛就能一眼看出杀手的身份?

    除非……

    “除非那个杀手的眼睛和其他人不一样,有什么特征在。”段立峥皱了皱眉道。

    朱鸾心中一沉。

    果然……

    与众不同的眼睛。

    撇开上上辈子那些千奇百怪的经历,在尚且短暂的这辈子里,朱鸾见过最有特征的 眼睛……

    朱鸾的脑海中清晰的浮现出了那双眼睛。

    在寒冷的雪夜里,身上积满雪的褐衣少年从树冠上一跃而下抬起头来。

    瞳孔漆黑的边缘带着点金黄,看上去像是琥珀一般漂亮。

    而不光是眼睛,回想起那个夜晚后,朱鸾心底那挥之不去的熟悉感也终于找到了归宿。

    通过对那双眼睛的回忆,她终于想起那副身形像谁了。

    段浩初的养子,那个雪夜里见过的褐衣少年。

    那个被段浩初唤作阿元的孩子。

    但像归像,虽然黑衣人包的严严实实不好判断,朱鸾还是本能的觉得,不是他。

    两个人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即便没有看到那个黑衣人的眼睛,但被他注视的感觉让人难以忘怀。

    看着活人就像看着死人,宛如死神一般的,来自深渊的眼神。

    而那个背着自己在雪夜里奔驰的少年,虽然沉默寡言,但能清楚看到眼睛里的透亮,时不时因为愕然而显得有些茫然的眼神,让朱鸾想起眼神黑亮纯真的小鹿。

    如果说一个是白,另一个就是黑。

    不是阿元,那他到底是谁呢?

    朱鸾回头看着远方的杨树林,不断有强大的存在朝那里而去。

    那个黑衣人的下场会如何呢?

    朱鸾再次迈动脚步。

    如果今夜他活了下来,朱鸾有一种强烈的预感。

    她会再次见到他。

    ……

    ……

    考棚已经近在眼前了,段立峥也终于松了口气。

    四名负责警戒的武官已经离开了两位,而剩下的两位如果不发生什么大事应该是不会离开现在的位置了。

    这样他和她潜回去的难度也就降低了。

    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没有。

    除了神都来的武官,徽州本土现有的登极中期修行者有限,他刚刚在林中那样大幅度的爆发真气,想必会招来不少猜疑。

    等到另外两名武官返回后,想必会有人来查验,等到文试结束,估计还会有人来询问。

    得事先编好不会被拆穿的借口了。

    “如果有人来查验,你打算怎么说……”段立峥回头,打算和朱鸾对对口供,因为回到号舍后他们就无法交谈,而这个女子身为仪天境修行者,号舍也在他隔壁,恐怕也会被叫去询问……

    段立峥甫一回首,像是被针扎到到一般,迅速转回了头。

    “你……”

    她居然……

    刚刚一瞬间看到的画面在少年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段立峥闭上眼睛,背诵了一段经文,努力将刚刚看到的东西忘记。

    方才他一回头,映入眼帘的就是女子双臂裸露的肌肤。

    肌肤胜雪,在月光下更显晶莹。

    再继续回忆下去实在失礼,少年皱起眉头开口。

    段立峥难得的说话打了结,“你在做什么?”

    “换衣服。”少女一如既往平静如水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沾上了血,回到号舍会被发现的。”朱鸾简明扼要地解释道。

    “为什么不事先说一下!”段立峥呼出一口气。

    朱鸾低头看了一下自己。

    她只是脱掉了外衫而已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