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英鸾 > 第二百零四章 挑战
    司马浩满脸是血,疯狂的表情让他看上去非常狰狞。

    听到少年的嘲笑,包厢里的修行者的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

    虽然这话听起来非常欠揍,但让人绝望的是,这是一句真话。

    整个楼内不乏能将他制住的修行者,但是至今无人出面,连暮云楼都保持着沉默,人群中能看到境界高深的黑衣侍者,但是他们只是混迹在人群里,没有站出来。

    李文曜站在窗边神色复杂地看了慕恪之一眼,慕恪之盯着人群中的黑衣侍者,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这些黑衣侍者都是暮云楼的人,但这些人恐怕不仅不会帮这个女子一把,如果朱鸾真的对司马浩下杀手,这些人反而会站出来阻止她。

    因为司马浩不能死在这里。

    谁都可以死,他不可以。

    徽州毕竟不是神都,不是一块砖头掉下来能砸到三个皇亲国戚的地方。

    即便能在这里富甲一方,却依旧没有办法抵挡那个地方大人物轻轻一句话。

    司马浩再可恶,但只要他有那样一位姐姐,便没有人敢真的把他怎么样,尝试过的人早已在事后被报复致死。

    家破人亡。

    众人看着他面前的少女,想到她和她的家人之后会遭受的下场,不免痛心疾首地摇头。

    而最清楚这一点的,莫过于从小到大将自身的这个条件利用到极致的司马浩本人。

    看着眼前依旧面无表情没有求饶意思的少女,司马浩嘴角咧的更大,脸上的笑容更加夸张,挑衅地瞪着她。

    “你死定了!难不成连全尸都不想要了?等小爷告诉我姐姐,你全家都要完蛋!”

    在小少年丧心病狂的叫嚣中,朱鸾终于动了。

    周围众人连忙擦亮眼睛看去。

    听到小少年的吵闹声,朱鸾微微蹙眉,不仅没有放下拳头,还把拳头送的更前了一些。

    众人再次感受到了那阵清风,像是有微微的气流围绕着少女纤细的手指,带起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的灰尘。

    这是很美的一幕,但是配着少女面无表情的端正面孔,却让人心生寒意。

    清风吹的人们很舒服,但周围的修行者却浑身一凛。

    这是真真切切的。

    杀气。

    如果说之前的少女是冰山下的火种,而此时此刻,被压抑已久的火焰似乎正要喷薄而出。

    这女人!竟然真敢!

    司马浩神情骤变,瞳孔缩成一个小点,双脚乱蹬,尖声嚎叫起来,就像被猛兽锁定的幼崽!

    “你要干什么?你不能杀我!我不能死!我是……我是……”他上下牙关打战,说不出话来,因为少女的拳头释放出巨大的压力,他感觉整个肺都被挤压着,窒息不已!

    “住手!他不能死!”一边的两位护卫终于忍不住冲上前来,抓向朱鸾的肩膀!

    浩瀚的天地元气在整个大厅里涌动,黑衣老者也不再犹豫,举起手掌朝朱鸾的后心重重拍下!

    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知道之后的结局绝对不会再出什么意外。

    这位朱九小姐会在下一秒血溅当场。

    想到她的悲惨下场和之后的 惨烈画面,众人都心悸地捂住了胸口。

    有胆小的小姐提前捂住了眼睛。

    包厢里大人物和青年才俊则是默默注视着这一切。

    虽然他们因为这少年的身份没能做什么,但至少要目送这个少女离开人世,他们认为这是作为书院学子和修行者的责任。

    有修行者为这女子惋惜不已,也有文院的学子已经想好要在这昙花一现的勇敢女子死去后为其作一篇诔文。

    天字阁里,鱼斯年倏然起身,就要往门外而去,而他还没迈出几步,肩膀就被人抓住,强行按回了椅子上。

    鱼斯年回头看向按住他的人,眼中有怒火燃烧。

    按着他的肩膀的洪山看到少年的眼神浑身一震,但随即对他摇头,“还没。”

    还没?还没什么?

    鱼斯年心焦万分,这些修行者都怎么回事!

    就在此时此刻,肆虐整个楼的风暴突然停了下来。

    鱼斯年看向窗外,大厅里的景象让他睁大眼睛。

    黑衣老者的眼中闪过一抹怒意,死死盯着眼前的女子。

    朱鸾的拳头依旧抵在司马浩胸前,但司马浩已经不再躺在地上,而被少女的另一只手像抓小鸡一样提了起来,背对着黑衣老者和护卫。

    那个女子背后像是有眼睛一般,就在他要向她后心拍下的时候,如同提前预知到一般,在前一秒转身,抓起司马浩将他掉了个儿,反将司马浩的后心置于他的掌前!

    护卫对司马浩的惧怕已经成了本能,看到司马浩向自己这边转来,本来中途变招配合黑衣老者同时向女子后背下手的两名护卫都立刻收手,黑衣老者无奈瞬间收敛了真气。

    原本招已用老,这样突然停止让三人的气息都有些紊乱。

    “好狡猾的女子。”黑衣老者恨恨道,但随后又冷笑起来,“但你这样又能撑到何时?你又能把我家少爷怎么样?你现在放开他也不行,对他下手也不行,怎么样都是个死,还是趁早放弃吧!”

    朱鸾低头看了看被她抓在手上的司马浩。

    “为什么?”她认真地问道。

    “什么为什么?”老者皱起眉头不耐烦问道。

    “为什么他不能死?”朱鸾平静地说道,“王子犯法和庶民同罪,更何况他还不是王子。”

    这句话也是对的,但是这个世界可没有这么真实和简单。

    黑衣男子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像是不明白为什么还会有人有这么天真的想法。

    “真是个孩子,”黑衣老者突然笑起来,“他不能死,可不是因为他的身份,”老者突然放缓语气温和地说道,看上去就像个谆谆善诱的长者,“因为司马浩少爷是皇亲国戚里武道天赋最高的人,”老者义正言辞道,“他是皇亲国戚里的最强的天才,是大周的希望,懂吗?小姑娘?”

    朱鸾脸上露出困惑的神情,老者看到后心中一喜。

    “所以你怎么能伤害这样的天才呢?快放开他!”老者热切地望着朱鸾。

    “皇族的天才?”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听到他的话女子一脸失笑地看着他。

    “可是,连英鸾公主都可以死,他这个天才,怎么就不能死了呢?”

    老者像是突然被塞了一颗鸡蛋,满脸铁青,被噎的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