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英鸾 > 第二百零一章 你来
    那声喊叫实在是太过惨烈,只闻其声就感到血腥气扑面而来。

    包厢里的小姐们听到那声惨叫不由齐齐的打个寒战。

    更有身体较弱一点的颤抖着往后倒去,身边丫鬟连忙扶住。

    那声音在楼内环绕久久不散,但散去后又好一阵死寂,过了好久没有听到其他声音,二楼包厢里才有个小姐张开捂住眼睛的手指,从指缝里露出眼睛,心惊胆战地问身边人,“怎么样了?”

    身边人没有回答她,全都一脸愕然地看着窗外,那小姐心里古怪,提高声音戳了戳身边的丫鬟道,“到底怎么样了呀?难道人已经死了?”

    那丫鬟被戳的一抖,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般摇了摇头,“不是,没死。”

    “没死?”那小姐奇道,大着胆子放下手,往楼下看去,惊讶地发现在空出的那个圆内,那个姑娘还原原本本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小姐揉了揉眼睛,发现司马浩和她离的极近,嘴巴大张,神色扭曲。

    她环顾四周,发现周围的所有人都难以置信地看着楼下。

    刚刚那声惨叫居然是出自司马浩口中!

    而司马浩携风雷之势砸向那女子的拳头前方,出现了一只手掌。

    那只手掌从一开始就等在那里。

    很小,很白嫩。

    是十四岁少女的手掌。

    是朱鸾的手掌。

    而司马浩原本像是飓风一般的铁拳,紧紧贴在那只白嫩手掌的掌心。

    众人并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那样强大的拳头遇到了那只手掌,却像是撞到的铁板一般一动也不动了呢?

    而司马浩刚刚那一拳虽然阴损,但内劲十足,哪怕是真的钢板,也可以捅出一个大窟窿,更何况是少女脆弱的身躯。

    就在众人为这诡异的画面困惑不已的时候,司马浩大喝一声,脖子上青筋暴起,原本失去所有冲势的拳头四周再次有气流腾起!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站在圆外的人,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凉意。

    起风了。

    风不知从何处而起,但却越来越剧烈。

    然后他们看见挡住司马浩拳头的那只手掌缓缓收紧,也变成一个拳头。

    不过在司马浩骨节粗大的拳头,这个与之相抵的拳头看上去非常秀气。

    然而就是这个小小的拳头,碰到司马浩拳头的一瞬间,司马浩再次发出一声惨叫。

    在那声惨叫之后,是一声清脆的咔嚓声。

    这声音很脆,刚开始很小,随后越来越大。

    人们只看见像是有火光在女子的拳头闪过一般,伴随着咔嚓一声脆响,两人拳头之间顿时鲜血四溅!

    胆小的小姐再次被吓得捂住眼,而男人们却把眼睛睁得更大,离得近的人惊恐地发现,那只和小拳头相抵的大拳头,居然碎了!

    司马浩瞳孔缩小,牙关咯吱作响,恐惧又茫然的看向自己的拳头。

    他的指节表面出现无数龟裂,血肉模糊,露出森森的白骨,而这些白骨继续开裂,露出尖锐的骨碴!

    而那些裂纹就像有生命一般,从指尖往上蔓延,瞬间上升到他的手腕,他的腕骨也瞬间粉碎!

    司马浩口中迸出难听的嘶吼,就像是受伤的野兽,而被剧烈的疼痛侵蚀道血 红的眸子里是深深的空茫。

    就在一刻钟之前,他踩碎了一个修行者的手腕。

    而就在一刻钟后,他的手腕就碎了。

    而粉碎它的,是一个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

    痛!痛!痛!

    在他的一生中,从未如此痛过。

    连少女原本看上去像嫩葱白一样的手指,在被疼痛冲昏头脑的小少年眼里,也变成了洪水猛兽。

    谁又能想到,这个如此纤细的手心,却有着这样的力量?

    听着司马浩的惨叫,楼上的修行者齐齐色变。

    修行者眼里的世界和常人不同,而现如今,他们眼中的世界正波涛汹涌。

    他们看见庞大到难以想象的天地元气正在这个女子的拳头上涌动。

    这份波动根本不像是仪天境的修行者能够调动的!

    但这个女子的的确确只是仪天境啊!

    “压制破境原来是这样一个道理。”天字阁内,唯一知道真相的晋阳公主摇头感叹。

    那一天,在地下的密室里,恢复经脉的时候,明明可以一举突破到化元境,但朱鸾却压制着不让自己突破。

    常人根本无法抗拒的了快速晋级的诱惑,她却轻易的放弃了,当时晋阳公主无法理解,但她现在理解了。

    而她从开始修行就无法理解的她的皇姐生前留下的那些战绩,她现在也理解了。

    这恐怕就是她的皇姐,英鸾公主的修行方式。

    在达到破境条件时不破境,而是压制境界,潜心夯实真元,力求在每一境界中都将经脉拓宽到这一境界能拓宽的最大,真元容量夯实到最多,所以不论何时,她的实力都能比同境界武者高出几倍甚至十几倍。

    所以英鸾公主生前同境界对决尝无败绩。

    自十岁开始受到各方高手挑战以来,皇姐就从来没有输给过同境界的修行者。

    九年间无败。

    英鸾公主的经脉能够容纳的内气量比同境界的人都高,这是修行界妇孺皆知的事,但所有人都将其归究于她卓越的天赋血脉,从未有人猜想是因为她可能压制了破境的速度。

    这也是当然的,那样的破境速度如果还是被压制的,所有人都会怀疑人生。

    因为如果她的经脉宽度是一般修行者的几倍,便也意味着她破境需要的真元积累也是一般修行者的几倍。

    如果真如自己所猜想的,就这样她还压制了破境速度……晋阳公主不由得打了个冷战,随后摇了摇头。

    这一切都是猜想,毕竟这辈子皇姐的神魂大幅度受损,天赋血脉远不如从前,所以才只能用这种方式拓宽经脉。

    而就在晋阳公主被自己的猜想吓到的时候,楼下的对决还在继续。

    或者说是单方面的肆虐更为准确。

    原本站在原地的司马浩脸孔扭曲,不仅不再向前,而是开始急速地后退!

    他全身的真元都调动到了极限,人生第一次退的如此之快,而让他绝望的是,那个纤细的手掌竟然像是牢牢吸在自己的拳头之上,无论他退的多块,都鬼魅一般如影随形!

    恐怖数量的真元从女孩子的手上渗出,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司马浩看着那个女子平静的双眸,今生从未如此恐惧过,他第一次认识到,如果不离开这个人,自己真的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