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医少在亚博娱乐中国唯一正规平台 >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人心难测
?“人心隔肚皮,有些人明明穿的衣冠楚楚,披着一张人皮,但却做着禽兽不如的事情,世情薄,人心恶,你以后和朋友出来吃饭,一定要多加小心。”

“毕竟接近你的男人,不是个个都会怜香惜玉,这年头,伪君子还是多,多留一个心眼总是没坏处!”

女子二十岁出头,身材纤细,凹凸有致,身高一米六多,身穿一袭白色连裙子,浓眉大眼的,只是刚刚经历烈药的侵蚀,整个人看上去,有点懵懵的。

晃了晃脑子,平静了一下,女子淡淡的抬起头,问:“你是谁?

为什么要救我?”

她语气冰冷,就像看流氓一样,神色复杂的盯着秦泽。

女子现在的态度,明显和刚才热情似火的情绪,形成鲜明的对比。

秦泽不得不感慨,女人果真是善变的动物!“我是谁并不重要!”

秦泽淡淡一笑说:“眼下最重要的是,你要赶快离开这里,不然,等到那几个混混回来,想要离开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说了一句,秦泽就要转身离开。

“砰!”

就在这时,包房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刚才的那名赵少,带了二十几个壮汉,凶神恶煞的冲了进来。

壮汉个个都手拿铁棍,棒球杆之类的东西,很显然是有备而来。

“小子,想走没那么容易!”

说着,赵少便上前一步,挡住了秦泽的去路。

“赵少是吧?

不要仗着自己家里有点背景,就轻狂傲慢,识趣的话赶快让开!”

秦泽淡淡的说。

虽然秦泽不认识这个赵少,但通过他的衣着打扮,便已经猜到,一定是方城市哪家的富家子弟。

方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富家子确实不少,他们大多都因为家里有钱有势,长期宠溺无度,便养成了骄横狂躁的性格,依仗家中势力,目中无人,欺负弱小。

殊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是谁都可以随便宰割的!“小子,你很嚣张啊!老子今天还就不让开了,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着?”

赵少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脸色也阴沉如墨。

房间里的女子,看赵少一群人来者不善,神色也紧张了起来,不免有些担心秦泽。

“毫不夸张的说,能让你小命不保!”

秦泽面色一沉,眯了眯眼睛,眼中突然爆发出一阵冰冷的寒意,既然这货这么不识趣,那就别怪他不留情面了!“呦呵,好大的口气!”

赵少不屑的一笑,说道:“这话应该我说,我要你现在就跪在地上给我磕头道歉,那么,我便答应饶你一命!”

秦泽身形笔直,皱了皱眉头,就像看傻逼一样看着赵少,冷笑道:“我的命掌握在自己手里,轮不到你饶!”

“不知死活!”

看秦泽依旧这么嚣张,脸上并无任何怕意,赵少顿时怒火三丈,从小到大,在他的记忆里,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对他这么说话,他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嚣张的说道:“就在去年,也有一个不知死活的找我麻烦,和我打架,将我的脸给划破了皮,你知道后来结果如何吗?”

秦泽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回答。

“后来那小子的两只手,被我打断了,然后他的父母,还带着他亲自到我们家,诚恳的道歉,征得我的原谅!”

说着,赵少浑身都散发出一股不可一世的气息,仿佛他就是高高在上的王,秦泽渺小的不能再渺小了。

这个赵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闻言他的话,秦泽脸色顿时阴沉如墨,这他娘的简直就是丧心病狂!“怎么?

你是想告诉我你们家很厉害,你很牛逼?”

秦泽冷笑。

“没有!我只是想告诉你,那小子的家人很聪明,希望某些人也要有自知之明!”

“贱人就是矫情!”

秦泽恼怒的说。

“鳖孙,你他奶奶的,骂谁呢?”

赵少脸色突然一变,手中多了一把银光闪闪的匕首。

“去死吧!”

怒喝一声,就朝秦泽冲了过来。

秦泽冷冷一笑,顺势上前,一把抓住赵少的手腕。

“咯嘣,咯嘣……”“哐当!”

随着一阵清脆的骨裂声响起,赵少右手骨头全碎,手中的匕首旋即落在地上。

“啊……”赵少疼的慌汗淋漓,紧接着,便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响起。

“你他奶奶的熊,竟然把老子的手给废了!”

“那又怎么了?”

秦泽眯了眯眼睛,语气中满是嘲讽。

“是你自己要找死,怨不得我!”

“妈的!”

赵少气得脸色铁青,额头上的青筋蹦的大高,怒骂一声,强忍住手上的疼痛,转身对着一群手下,吩咐道:“兄弟们都给我上,把这小子给老子好好的收拾一顿,打死打残了老子兜着!”

“是的赵少!”

一群不知死活的混混,应了一声,便朝秦泽蜂拥而上。

秦泽脸色一沉,怒喝一声,便在二十几个小混混中穿梭了起来。

“啪啪啪啪……”“啊……”“啊……”随着一阵阵拍打声,尖叫声响起,只见二十几名小混混,各个都东倒西歪的倒在了地上,吃痛的皱紧眉头。

看二十几个小混混,这么快就被秦泽征服,女子悬着的心,这才是放了下来,心中很是兴奋,满脸崇拜的看着秦泽。

“蠢货,一群蠢货!”

看自己的一群手下这么没用,赵少大怒,冷声骂道:“都他妈的赶快给我起来打,弄死这小子,快点!”

话音刚落,他神色不由一紧,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哆嗦了起来,因为他突然从秦泽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浓郁的杀气。

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这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杀气,毫不夸张的说,让他感到畏惧。

而秦泽呢,依旧面色如常,但看向赵少的眼神冷若寒冰,带着一股浓重的杀气,不怒自威,让人毛骨悚然。

反应过来,赵少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今天好像是得罪错人了,如果执意僵持下去,对自己绝对没有什么好处。

平静了一下,微微一笑,慌忙来到秦泽跟前,笑呵呵的说道:“兄弟,兄弟,不打不相识,今天的事情都是哥们不对,还望你能原谅,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你看行吗?”

这种顽固执手的富家少爷,秦泽见的多了,和他们做朋友,拉低自己的身份,冷冷的白了他一眼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和你这种下三滥的人做朋友,还是算了吧!”

“兄弟,你骂得对,我就是一个下三滥,不做朋友就不做,只要你今天能放了我一马,我一定重谢!”

说着,赵少慌忙拿出钱包,从里面拿了一张卡出来,以表诚当然意。

“兄弟,这卡里有十万块钱,密码是六个零,我的一点心意,就当是对你的补偿,我叫赵万东,是万盛集团的太子爷,只要以后你能用得着的地方,随便说,我一定在所不辞!”

和这种人渣纠缠,毫无意义,秦泽不耐烦的扫了众人一眼,厉声喝道:“滚,以后最好别让我看到你!”

“是的是的,我这就滚!”

赵万东也算识趣,将卡放在一旁的茶几上,带着自己的一群手下,慌忙仓皇而逃。

一群人离去,秦泽拿过赵万东留下的卡,递给女子说道:“拿着吧,就当是对你的补偿!”

“不用了,不用了!”

女子满脸尴尬,连忙摇头拒绝。

“拿着吧,你身体现在还很虚弱,给自己买点好吃的,好喝的,好好休息一下!”

秦泽好心的说。

话已至此,女子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沉默了一下,感激的说:“帅哥,谢谢!”

“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

秦泽微微一笑,谦虚的说。

“我叫柳小溪,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柳小溪脸颊绯红,不敢直视秦泽,羞涩的问。

“秦泽!”

说完,秦泽摆摆手,便潇洒的转身离去。

看着秦泽的背影,柳小溪的一颗心砰砰砰的跳了起来。

虽然和这个男人刚认识,但她却发现,自己已经被这个男人,深深的吸引了,不知不觉中,她已经爱上了他!回到包厢之后,王珂这家伙,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可能是等的时间太久了,无聊之余,他便叫了一瓶红酒,此刻已经喝得差不多了。

秦泽拍了拍他的肩膀,叫了他几声,但却一点反应也没有,无奈,他只好拿出随身携带的一枚银针,在王珂的手上刺了几下,这家伙感觉到疼痛,就像兔子一样,蹭的一下可蹦了起来,酒瞬间也醒了。

“秦泽,你去哪了?

这么长时间?”

看到秦泽,王珂迷茫的问。

“接了一个重要电话!”

秦泽无语的说:“一瓶酒就把你喝挂了,真有你的!”

“我靠,一瓶红酒能把我喝醉?

怎么可能!”

王珂大嘴一咧,笑呵呵的说。

“行了,行了,你小子几斤几两,自己心中还没数?

这顿饭吃的时间够长了,我下午还要上班,赶快回去吧!”

秦泽笑道。

王珂满脸尴尬,摸了摸鼻子说:“看破别说破,你这是揭人短,懂?”

“走啦,啰啰嗦嗦的!”

秦泽硬是拉着王珂出了包厢,到前台付了账,两人便离开。

?